逆水寒ol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北辰文学网,无广告小说在线阅读,abc小说网-爱尚小说网5200 -> 历史军事 -> 大照圣朝

第二卷 蓝瞳喜饶 第四十四章 云顶雪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云顶雪山位于北陵郡国和上谷郡国交界之地,地处北陵郡国西北方向。经过几日行程,珲方和融崖终于到了云顶雪山。几日来,融崖对珲方有了更多了解。珲方此人,治军甚严,但也爱兵如子。尽管珲方岁数并不甚大,但在军中威望极高,军令如山,珲方军中军士行走坐卧、安营扎寨都极有章法,不错半步。这让就在军旅的融崖颇为敬佩。与此同时,经珲方的介绍,融崖也进一步了解了北陵郡王。珲方说,北陵郡王奉行以德治国,治理北陵郡国和驾驭群臣的所依靠仰仗的并不是手腕和利益,而是北陵郡王个人所具有的超高德?#23567;?#21271;陵郡王待人至善至孝,治国至宽至仁,御下至信至爱。北陵郡国内,一应政务皆交由国相治理,一应军务均交由中尉治理,其他事务也都各付有司,北陵郡王本人从不过分插手。由于北陵郡王仁义为本的理念和宽仁大度的风格,臣下均衷心拥戴北陵郡王,臣民百姓也?#21450;?#23621;乐业,富庶安乐。一个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北陵郡国地处大照圣朝的最北部,天气严寒,物产并不丰富,尤其是粮食生产十分有限,郡国内百姓生活所需粮米稻谷、菜蔬绵绸皆需从其他郡国进口,路途遥远、商贾好利,所有必需?#36820;?#36798;北陵郡国都要比原价高出高几倍,历代北陵郡王对此均无良策,百姓深以为苦。当今北陵郡王殿下承袭王位之后,采用了一条仁政,他每年从其私帑中拨出巨款作善资,以贴补百姓生活所需。因此,尽管北陵郡国物产之贫在各郡国中居于首位,但北陵郡国百姓生活之富裕便利却也在各郡国中居于首位。除此之外,北陵郡王还是一个乐善好施、助人为乐的?#36884;?#23601;如融崖这样被皇帝和朝廷污蔑欺凌的臣子将士,多有投奔北陵郡王然后隐?#31456;?#21517;之后飞黄腾达的。珲方说,北陵郡王对逄图攸倒行逆施、草菅人命的恶行十分反感,这也是北陵郡王决计要救出融崖的本心。

    融崖原本就对北陵郡王颇有好感,逄循中毒一案得了北陵郡王之力方才得救,四方县山谷中又得北陵郡王之力方才免死,加之珲方的介绍,融崖更加坚定地要追随北陵郡王共同从事正义之举,替天行道,铲除奸佞邪恶。唯一的遗憾是,融崖需要隐?#31456;?#21517;,暂时不能与父母弟妹们交通信息。还好,珲方?#20449;担?#24453;局势稍微稳定下来、逄图攸的本性渐为天下所知、天下乱象呈现之后,融?#24405;纯稍?#26426;恢复姓名并与家人团聚。融崖想,虽然自己暴死的假讯息会让家人心痛一段时间,但总比自己连累家人要好的多。

    有了这样的认同,融崖一路上与珲方相与的十分融洽,同食同寝同行,几日下来,俩人已情同兄弟。

    经过快一日的攀登,珲方、融崖一行人马行至云顶雪山的半山腰。云顶雪山高七千仞,兼之又地处大照圣朝的北部,因此终年积雪,寒冷无比,半山往上已属极寒之地。已经天近傍晚,虽然太阳依?#36824;?#28799;,但身体的感觉已是异常寒冷,山风也吹了起来,人马几乎寸步难?#23567;?br/>
    珲方?#23500;拥潰骸?#23601;地扎营。多燃些篝火。各帐不要挨的太远。明日?#31185;穡?#22826;阳热起来后再出发上山。”

    “喏!”身边的军士应答着。军令迅速传达下去,人马很快扎下营帐,升起篝火。

    珲方与融崖走入中帐。中帐中已生起炭火,温暖如春,食案上也摆上了吃食酒水。虽然是在军中,但珲方的起居饮食却极为考?#21487;菝遥?#21322;点也不含糊。这是珲方行军给融崖的另一个突出感受。

    “公子,请!”

    “左都侯,请!”

    “公子,明日傍晚,我们就能到达云顶雪山之巅了。”

    “就是取雪菊的地方吧?这个季节怎会有菊花?”

    珲方笑道:“公子有所不知。咱们殿下是个雅致的人,饮食里边最喜饮茶、制茶,最喜用稀奇草木?#20804;?#26032;茶。这‘雪蕊’茶是咱们殿下最引以为傲的杰作。”

    “这么苦寒的地方,?#35895;?#33021;长出草木来?”

    “是啊。这云顶雪山虽是极寒之地,却生长着一种神奇的雪菊,每年小满前后盛开。这雪菊花素如雪、香味清芳,咱们殿下就取这雪菊之蕊用极复杂的工艺,炮制成茶,名曰‘雪蕊’。那是人间至雅至纯至贵之茶,每年所产还不足一两。?#20197;行?#21697;过一次,那滋味终身难忘。”

    融崖对饮茶之事不甚了解,笑道:“北陵郡王殿下和左都侯都是风雅之士。我是个粗人,自有在?#39286;?#38271;大,野惯了,真是自愧不如。到了九原,倒是要请左都侯不吝赐教了,免得在殿下前边失礼。”

    “哈哈哈。公子?#25512;?#20102;。我也是粗人。咱们殿下那才是神仙一般的风雅呢。殿下在起居饮食上的讲究甚多,大多都与世人不大一样。?#20197;?#20808;觉得,那些吃啊、喝啊、用啊,有?#31283;?#21619;,后来在殿下的教导之下,我方才知道其中诀?#31232;?#21040;了九原,公子尽管多到我府?#20384;?#23601;是,殿下赏了我好些好玩意儿呢。”

    “承情之至。”融崖开始向往即将在北陵九原开始的崭新生活了。

    “公子?#31245;?#23094;亲?”

    “尚未娶亲。”

    “?#31245;?#26377;过女子?”

    “哦!有过一个……”

    “哈哈。那公子肯定知道?#20449;?#20043;间?#30446;鑫读恕?#21681;们九原啊,别的不敢说,女子确实顶尖的好。冰天雪地出美人哟。公子到了九原,就可以夜夜醉卧花丛、尽享其中美?#35835;恕?#37027;昏君逄图攸号称天赋异禀、采花无数,量他也没有怎么真正见识过北陵女子的妙处。”

    “哦。他和隆武大帝不是北陵郡国长大的么?”

    “公子有所不知。他和隆武大帝都是老北陵郡王府的良娣所生,是庶出子,在北陵境内和王府里颇受冷落。隆武大帝自幼便有大志,自觉绝难承袭王位,在北陵也无法施展,因此下了大决心,自少年初长成就到圣都做了前朝大郜的南宫卫士,这才一步一步登上的帝位。那逄图攸,孩童?#26412;?#36319;着隆武大帝到了圣都,因此并未在北陵待过,也就不甚知道北陵女子的诸般好处。哈哈哈,公子,到了九原,我?#20154;?#20320;几个女子。要是说的这个,你可真得向我多请教喽。哈哈。”

    融崖笑而不答。

    珲方道:“听说逄图攸最近得了一个琉川舞姬,一上手就离不开,**爱至极,?#35895;恢?#25509;封了娙娥。哼!这就足见他在女人方面没有什么见识。那些琉川舞姬算得了什么,只不过?#34892;?#31895;野的秘技来?#28982;?#20439;人罢了。还是咱们北陵女子纯净绝妙,那冰火两重天的味道,啧啧,那逄图攸又岂能知道?!”

    融崖的心痛得滴血。不过这几日来,他已学会?#35828;?#33410;自己的心绪,每当想到云姬被皇帝?#21152;?#20043;时,就快速地用其他话题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于是,融崖道:“左都侯,我有一事想请教左都侯,但碍于皇室秘闻,一?#26412;?#24471;不便开口……”

    “嗨,我们都是一家人了,有何不便开口的。公子尽管问就是。”

    “左都侯,陛下是隆武大帝的亲弟弟,我听说,他自幼边跟着隆武大帝,是隆武大帝教养长大,一手扶持起来的,而且是隆武大帝最**信的宗亲,地位崇高、待遇优隆,隆武大帝对他言听计从,他自己几乎就是无所不能、予取予求。他为何要毒杀隆武大帝呢?”

    “嗨!?#20063;拢?#24038;?#20063;?#36807;是为了权位吧。我听咱们殿下说,逄图攸做永诚亲王的时候,屡次为几个儿子请封郡王,结果次次被隆武大帝拒绝,最后一次因为逄图攸言辞激烈、御前失仪,隆武大帝?#20384;?#35757;斥了他,并私下打算废黜他亲王的王位。结果风声不知怎的走漏出去,被逄图攸知道了。逄图攸急恼?#24535;?#20043;下,勾连几个同样被隆武大帝冷落的宗亲,?#31456;?#40575;寨钩盾令春佗,发动了一场宫廷政变。逄图攸以认错为由,进献给隆武大帝一只珍稀白鹿,春佗在这只白鹿角上涂抹上九叶一花剧毒,隆武大帝在鹿寨赏鹿时触碰了涂有九叶一花剧毒的鹿角,当夜就毒发身亡了。”

    “真是人心?#21916;狻?#36825;可是亲兄弟啊。”

    “嗨,公子啊。皇权啊,那可是人间至贵之权,历朝历代,为了皇权,别说是兄弟了,就是父子、母子,互相残害的,也不在少数吧?”

    “可我听说,隆武大帝英明神武,世人无不仰慕,就连远在?#39286;?#30340;山野村夫们,也都念?#26032;?#27494;大帝的好,?#19978;?#32780;知,隆武大帝在王公大臣们中间,肯定更有威望。那些宗亲和大臣们怎能接受当今陛下的胡作非为呢?先帝可是隆武大帝啊,而且先帝可是有太子的啊!”

    “公子说的很对。逄图攸毒杀隆武大帝,倒是得到了宗亲一致拥戴,他继位之后,朝局竟也还算平稳。”

    “这是为何?”

    “我听咱们殿下多次说过,这大概是因为隆武大帝的政体触怒了宗亲,?#36158;?#20182;在宗亲里众叛亲离了。”

    “政体?”

    “对。隆武大帝打算削藩,也就是废除郡国制,将所有分封郡王全部迁至圣都做闲散宗?#36965;?#28982;后改行郡守制,也就是?#39286;?#37027;样的政体。这?#36158;賂首?#37089;王这些分封郡王和其他逄氏宗亲的一?#36335;?#23545;,?#39318;?#37089;王就纠集了一干郡王和宗亲,共同毒杀了隆武大帝,拥戴了逄图攸。”

    “哦,原来如此。”

    “啊哦……,没想到今日如此困倦,公子,咱们今日就饮酒到此,早日歇息如何?改日再聊!”

    “啊,确实。左都侯不说,?#19968;?#27809;有觉得。真是困倦无比。咱们早些歇息吧。”

    两人分别走到中帐两个对角,穿着?#36335;?#30422;上大毛被,沉?#20102;?#21435;。

    “公子!公子!”

    融崖觉得头?#20174;?#35010;,耳朵里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皱着眉头挣扎着睁开了双眼。

    “啊,公子终于醒来了。”

    周围却是一个人都不认识!

    不是他和珲方所用的中帐!

    周围人未着军士甲胄,而是?#26032;?#20415;衣!

    腰间挂着长剑!!!

    融崖一下弹跳起来,顺手抽出长剑,双眼快速扫过周围的人。

    “身手还不错。”一个中年男?#35828;?#22768;音?#30001;?#21518;传来,“看来融铸那小子还行!”

    融崖将剑斜置到胸前,做出防守姿势,然后急速转过身来。

    “这守御也还算过关。”那个声音又说道。

    融崖定睛一看,啊?!?#35895;?#26159;……“啊!舅父……怎么是舅父?!这是……”

    原来,说话之人是象廷郡王的大世子、融崖之母的大兄长常?#24120;?#29616;在因赐姓逄,改名为逄统了。

    “你个小崽子,过来让舅父?#32431;礎!?#36868;统大世子已经四十三岁了,长的很有象廷郡王逄基的雄风,十分威武壮硕。他走过来端详了一会融崖,捏着融崖的肩膀道:“哈,父王跟我说,你和他长得十分相像,我听了还不太相信。今日一见,你与你大父长的不是相像,而是一模一样,只是你更瘦弱些罢了。哈哈哈。我自己生的那几个崽子,也没你这么像你大父。哈哈哈哈。”

    “融崖拜见舅父。”

    “你起来吧。今日不能与你多说。我且问你,你可知我为?#20301;?#22312;这里么?”

    “正要请教舅父。”

    “崖儿,你险些被人利用。我问你,你为何要跟着珲方去九原?”

    “舅父,陛下派人在四方县截杀我。幸亏北陵郡王早一步料到,派左都侯珲方一路跟踪保护,才使我免于一死。北陵郡王和左都侯与我说,陛下因?#19968;?#20102;他毒?#21271;?#38517;郡王的大计而深恨?#36965;?#27442;置我于死地,若?#20063;?#27515;,早晚会连累父母家人。因此北陵郡王和左都侯建议,让?#20197;?#19988;隐?#31456;?#21517;去北陵郡国躲一阵子,之后再择机报仇。”

    “你小子,这么轻易就相信珲方的话了?”

    “?#20197;?#26412;也?#34892;?#24576;疑,但左都侯在救我之时,活捉了一个截杀我的蒙面人。经左都侯搓拢收服,那人承认是陛下和雒渊概丞相派来截杀我的南宫卫士。”

    “嗨!你个傻孩子啊。你想,山谷中截杀你的那么多人,珲方只活捉了一个人。假如那些人都是南宫卫士,那些逃走的蒙面人回到圣都难道不会跟皇帝和雒渊概说,你已经被救了么?如此一来,你就成了逃匿囚?#21073;?#23682;不是会更加?#20384;?#20320;的父母?我的傻崖儿,对不对?”

    融崖道:“左都侯也想到了这一点,他已派人去捉拿剩余的几个蒙面人了。”

    “嗨!你?#21073;?#20320;是被那个珲方和北陵郡王带到套子里面去,所以陷了进去,总也跳不出来。”逄统大世子牵着融崖的手坐下。

    融崖?#34892;?#25077;懂,没有完全听懂,道:“舅父是说他们不会去捉拿剩余蒙面人么?还是说他们根本捉拿不住?还是?”

    逄统大世子道:“我的傻孩子,还在迷糊着呢。他们根本就不会去捉拿。”

    “为何?”

    “因为那些蒙面人,原本就不是什么南宫卫士!”

    “啊!?舅父,这?”

    “把他们带?#20384;矗 ?br/>
    一?#28216;?#22763;押着一群黑衣人和一个穿着北陵郡国甲胄的兵士进来了,穿着北陵郡国甲胄的,是那个被珲?#20132;?#25417;并收服的南宫卫士。

    “这就是那个被左都侯收服的南宫卫士……”融崖指着说。

    逄统没有接他的话,径?#20493;阅?#20960;个人说:“你们自己说吧,你们是谁?”

    一个黑衣人说道:“英雄,小人们全都招过了。小人们全招了。只求英雄不要伤害小?#35828;?#23478;人和族人。”

    逄统揪住这个?#35828;?#33041;袋,说道:“老子让你再说一遍。只要你说实话,我保证不伤害你的家人和族人。江湖上也是讲道义的,不是么?”

    “是是是。英雄说的是。小人全部都?#23567;?#23567;人是北陵郡王麾下的卫士,是左都侯珲方手下的校?#23613;!?br/>
    融崖惊讶地站了起来,说:“什么?你们不是南宫卫士么?”

    “公子。在山谷中截杀公子的,都是左都侯珲方手下的校?#23613;!?br/>
    逄统不?#22836;?#22320;说:?#21543;?#21872;?#25314;?#19968;次说清楚。说不清楚,?#26085;?#26432;你。”

    “是是是。英雄莫急,英雄莫急,容小人细细分说。事情是这样的。左都侯珲方命我们着黑?#38534;?#33945;黑巾,在山谷中假装截杀公子,然后他出现,营救公子。他还命一人故意慢行一步,被他捉住,和他一起做戏,装作被他?#31456;?#30340;样子,然后对公子说我们是皇帝陛下和丞相雒渊概大人派来专程截杀公子的南宫卫士。”

    “这?!”融崖已经被这转来转去的情形彻底搞昏了。

    逄统走向那个穿着北陵郡国甲胄的人说:“他们说?#30446;?#23646;?#24471;矗俊?br/>
    那人扭着头,一言不发。

    逄统哈哈大笑道:“看来你还是不知道老子的厉害啊。?#27604;?#21518;对着几个黑衣人说,“你们跟他说说吧,老子怎么?#24080;?#20320;们的。”

    一个黑衣人战战兢兢地说:“你快招了吧。这位英雄拷问我们的时候,我们原先也咬着牙不说,结果这位英雄先是剜了一个兄弟的眼睛,看我们仍旧不招,又将另一个兄弟的舌?#33459;?#25104;了十块;我们仍旧不招,结果,结果,他?#35895;?#23558;另外一个兄弟的下体用铁锤?#39029;?#32905;泥,又用烧红的?#32456;?#21050;入一个兄弟的谷道。还有其他?#30446;?#21009;,比咱们卫尉里的那些秘刑还要狠,那情形,实在是,实在是太可怖了。这还不算,这位英雄说,如果我们不招,他不光要杀光我们的家人,还要将我们五服?#38405;?#30340;族人全部杀掉。你快些招了吧。”

    穿着北陵郡国甲胄的?#35828;牧成?#36234;来越白,听到最后,已经一点血色都没有了,垂着?#36820;潰骸?#33521;雄,方才他们所说句句属实。融公子,你所见的那些,皆是左都侯珲方嘱咐小人与他一起做的戏,那是专门做给公子看的。”

    逄?#25215;?#36538;到座位上,喝着一碗酒,说:“珲方为何要这么做?”

    “左都侯并未告知小人原因。”

    “哼!不招是吧,你倒是块?#34917;?#22836;?哈,来啊。把他的舌?#38750;?#25104;十片,耳朵里面灌上铅水,然后用烙铁把下体烙平。”逄统冷笑着说。一个军士走了?#20384;礎?br/>
    那人拼命在地上碰?#36820;潰骸?#23567;人所言,句句属实。小人确实不知左都侯为何要如此措置。他持有北陵郡王的虎符,在北陵郡国和北陵军旅内享有特命全权,小人们只能完全听命于他,实在无权过问、也不敢过问原因啊。英雄明鉴,英雄明鉴,英雄明鉴呐。”

    逄统对着那个军士摇了摇手,说:“暂且放他?#24187;?#21543;。?#27604;?#21518;从椅子上下来,对着另外几个黑衣人说:“你们几个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没有了,小人知道的也只有这些了。英雄饶命。”

    “当真没有?”

    “当真没有!”

    “?#20197;?#32473;你们最后一?#20301;?#20250;。如果日后我发现你们有一字的隐瞒,再无第二?#20301;?#21629;的机会。快说!”

    “真的再无其他可说的。我们知道的,都已经跟英雄说了。我们只是低等军士,连左都侯的面都很难见到。其他的,真的不知道了。”

    “当真?”

    “小的们?#25913;?#20840;家全族的性命担保。”

    “那就好。”逄统转?#26216;?#30528;自己的一排军士,道,“拖下去,全部斩杀。扔下悬崖。”

    “啊?!英雄要言而?#34892;?#21834;,英雄说过,只要我们说实话,英雄就放过我们一马的。”几个黑衣人哭号道。

    “哼!你们不光良心不好,耳朵也不好使。老子说的是放过你们的家人和族人,可没有说过要放过你们。拖下去!”逄统冷峻地说。

    “喏。?#26412;?#22763;们带着哭天喊地的几个人下去了。

    “舅父,……”

    “崖儿,你不要管。”逄统拉着融崖坐下,说:“今日时间有限,我就不与你多说了。你大父在圣都之时,就觉得北陵郡王举止可疑。北陵郡王曾经提议,由他与你大父一同在你去流放之地的路上私?#39286;悖?#34987;你大父拒绝了。哦。这个事呢,你父亲也是知道的,他也提醒你大父要警惕北陵郡王。你大父担心北陵郡王在路上私自行动,于是派我亲自私下跟踪保护你。你可注意啊,真正暗中跟踪保护你的,可是你的大父和舅父,可不是什么北陵郡王和珲方!你在山谷遇袭之时,我就在附近,正要出手,没想?#30028;?#26041;出现了。他佯做抓住了一个蒙面人,而我是真的抓住了其他所有的黑衣人,用了些私刑,才逼他们招供。没想到啊,真如你大父所料,这个北陵郡王当真是?#26377;呢喜?#21834;。”

    “那舅父把珲方他们都杀了么?”

    “是的。一个不剩,全部弄死了。我用毒气把他们全部熏倒,闷死,然后全部用雪掩埋住,做成了遭遇雪崩被埋的样子。”

    “啊?!”

    “崖儿,你莫要妇人之仁。如果我放走了参与此事的任何一人,你都只有死路一条。不光你自己,还有你父母和大父一族,全部都成了北陵郡王的敌人。北陵郡王肯定会想方设法置我们于死地的。只有伪造成他们是在雪山上被雪崩压死,北陵郡王才能放你一马。”

    “可北陵郡王在圣都里毕竟救过我?#24187;?#21834;。”

    “他救过你?#24187;?#36825;倒不假。可是,至于他为什么要出手?#39286;悖?#25105;们尚不得而知。尤其是?#39286;?#20043;后,他又设的这些局,背后必有不可告?#35828;?#38452;谋和秘密。你大父、父亲和?#36965;?#25105;们?#21450;?#24605;不得其解啊。?#39286;?#25937;的莫名其妙,后面这一些连环套,更是莫名其妙。”

    融崖想了想,说:“舅父,他救?#36965;?#20498;是也不为无因。我有**在育?#34935;罰?#26080;意中听到两个内侍说要在太庙中使用?#23376;?#30415;下毒毒杀他、于是在太庙迎候引导北陵郡王时,就告诉了他,因此他才没有饮下?#21069;子?#30415;之毒茶,后来逄循恰好向他索要?#22235;?#21482;?#23376;裾担?#20182;才躲过一劫。他救?#36965;?#24819;来是因为这个吧。”

    “哦,还有这么一档子事,我却是头一次听说。你大父知道么?”

    “不知,我没有告诉大父。此事,我没有告诉过任何人。珲方当时到若卢诏狱中向我转述大父、北陵郡王决定时,专门嘱咐?#36965;?#25105;在太庙跟北陵郡王说有人要用?#23376;?#30415;来毒杀他一事,千万不要向任何人提起,否则,大父、我父亲他们都难逃一死。”

    “哦?!这个嘛,就没那么简单了。”逄统?#23574;?#20102;片刻说,“北陵郡王从保护自己免受陛下?#24405;?#30340;角度,倒也说得通。这个么,就涉及到朝政的事了,眼下还说不上,回头再说罢。崖儿,你这几日与珲方在一起,?#31245;?#21548;他说过其他事么?”

    “珲方与我说过一件奇事。珲方说,隆武大帝是陛下和?#39318;?#37089;王以及其他郡王宗亲们共同密?#20493;?#26432;的,他们?#31456;?#20102;春佗,在一只白鹿的角上涂抹了一种什么剧毒,进献给隆武大帝,隆武大帝触碰鹿角,然后中毒而死了。”

    逄统目瞪口呆了,停了好一会,才问:“珲方?#31245;?#21578;诉你,陛下他们为何要毒杀隆武大帝?”

    “珲方说,是因为隆武大帝的政体,隆武大帝打算取消郡国制,改行郡守制。还有,陛下为自己的儿子请封郡王,隆武大帝不同意,还打算废黜他原来的亲王王位。所以他们就共同毒杀了隆武大帝。”

    逄统猛的站了起来。背着手踱了一会,说:“崖儿,你这个消息非常要紧。我要即刻赶回象廷郡国禀告你大父。如果珲方所说都是真的,那可就……”逄统又踱了一会,说:“陛下虽冤枉?#22235;悖心?#27969;放三叶岛,但他并未派人截杀你,他也没有任何必要派人截杀你。因为对陛下来说,截杀你,对他一点好处都没有,相反,还会与象廷郡国以及融氏一族结怨。所以,这一点你尽管放心。你大父和你父亲的意思是,你仍旧还是要去三叶岛服刑。如果你半路逃脱,从此之后你就再也不能光明正大活着了,而且你大父和父母一族都要受到牵连。你险些犯了大错啊,崖儿。”

    融崖听到仍旧要去三叶岛,?#34892;?#19981;情愿,神情冷漠地低下了头。

    逄统搂着融崖的肩膀说:“崖儿,你要听?#21834;?#20320;不经意间,卷入了复杂的朝局纷争,其中的关节甚多,一时半会说不清楚,也不是你这个年纪所能理解的?#35828;摹?#20320;尽管去三叶岛就是,这是没有办法更改的。你大父、你父亲和?#19968;?#24819;办法尽快把你弄回来的。你懂么?”

    融崖尽管仍旧是不情愿,但还是痛快地点?#35828;?#22836;。

    逄统?#21584;?#34701;崖的肩膀,道:“好孩子。你小小年?#20572;?#27809;想到?#35895;皇?#20102;这么多磋磨。你只管照着原来的路线,去肃丽郡国?#30446;?#24220;郇邑就是了,到?#22235;?#37324;你就说,路上遇到山贼,把押送你的十个曹掾全部被杀了,你自己侥幸逃脱,然后自己赶到的郇邑。”

    融崖点点头,问道:“舅父,那北陵郡王那边怎么办?”

    “这个你不要担心。珲方以及其他所有参与此事、知晓此事之人已经全部被舅父处置掉了,而且做成了被雪崩活埋的假象。你尽管放心。北陵郡王并不知道珲方与你?#21727;?#36807;,所以也就不知道他与你说过什么。你要注意,无论跟谁,都不要说你见过珲方。”

    “是,舅父。”

    “还有,更不要同任何人说珲方与你说的那些?#21834;!?br/>
    “是,舅父。”

    “崖儿,你自己去三叶岛,你大父终究还是极不放心,让我给你带来一个人,陪你一同去三叶岛。”

    “哦,谁?”

    “普光。”

    “是普光?”

    “对。普光武功卓绝,办事周全,深明事理,有他保护着你,我们就放心多了。你到了郇邑,跟那些交接的?#25509;?#25534;、尉曹掾史就说,普光是你的童仆就是了。普光自会去给他们送些金银来?#31456;?#20182;们的。”

    当夜,融崖就在逄统中帐旁边的军?#25163;行?#24687;,普光已提前在那里候着他了。第二日,融崖与普光各?#20113;?#30528;一匹马,离开逄统?#20960;?#32899;丽郡国?#30446;?#24220;郇邑去了。逄?#21507;?#24555;马加鞭,连日赶回象廷郡国。

 ...  

    ?#38431;?#38405;读《大照圣朝》最新章节,由北辰文学网更新

    本文地址:http://www.xppxi.icu/book/186/186159/

    ?#38431;?#38405;读。

 ...  
没?#36176;輳?#23558;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20445;?#23558;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逆水寒ol